保亭黎族苗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租客网:透明化租赁是房产行业发展趋势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7月16日 11:16

努力得不到回报,加班加到崩溃,这个城市还有谁能给我温暖?

一.工资静止在3500璐璐是一个平面设计师,一毕业就进入了一家设计公司工作,人事告诉她:你没有工作经验,工资只能给你3500一个月。3500扣除掉五险一金以及房租,在深圳基本就是月光。毕竟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底气,璐璐就抱着后期或许能涨工资的想法,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一年多,案子多的时候能多点补贴工资也会高点,但大多时候工资都静止在3500。让璐璐决定一定要辞职,是因为有一段时间较为空闲时,人事提出意见:要砍掉所有设计师底薪的1/3,等案子多了再补回来。现实就是现实,璐璐意识到当饭都吃不起,房子也住不起的时候,真的没有必要苦苦坚持下去。二.和对象共进退很多人离开某份工作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出于家庭和感情因素的考量,小李就是其中之一。小李决定年底要离开深圳,因为她的男朋友想要回老家发展,而且自己本来就不是深圳人。是继续留在深圳为了所谓的梦想每天挤地铁、跟房东周旋,还是跟男朋友回老家过着舒适且平淡的生活,她考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定要和男朋友一起离开。小李也犹豫过,但是她觉得,人只能选择当下不会后悔的决定,不管将来如何,起码此刻觉得值了。三.加班加到崩溃刚毕业没多久的盈盈,换了这份工作后简直要被虐哭了,说着不提倡加班的上司确实下班挺早的,但是她却感觉自己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周末还常常有临时安排的工作,连着加班了几个礼拜以后,天天都觉得好煎熬。朋友偶尔约个饭,她拼命完成的当天工作,想要早点下班,但临近下班时还是会有新的工作安排,无奈的盈盈只能一次次回绝朋友们的约会,日子久了,朋友们聚会也自动忽略了盈盈。有时候她会问自己:是不是我太娇气了?只有我觉得这种日子太难熬吗?又一次周末加班加到心态崩了,她狠狠哭了一场,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理由。过完年,应该就不会再继续做下去了。四.努力得不到回报大兵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职位,工作一直勤勤恳恳,公司今年好几个大案子都是他们部门拿下的,本想着到年底应该公司会表扬他们部门并且有相应的奖励,但是出于某些内部竞争和其他的缘故,人事却通知大兵他们经理,这年的年终奖没有他们部门的份。年终奖对于大兵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年初时大兵就发誓今年好好努力,年底拿了年终奖就换一个好点、近点的房子,但最后这个愿望还是落空了。辛苦了一年,却连年终奖都没拿到,沮丧的大兵还是选择了放弃。年底到了,有人说,拿了年终奖就该走了,也有人说,再看看吧,也许明年就好了。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房租上涨的速度,再怎么奋斗也逃离不了起早贪黑挤公交的命运,是很多在城市漂泊异乡人的感慨。如果说决定离开深圳的租客们有太多遗憾,那么其中一定包含租客网给予他们的温暖。租客网从“单边收费”,以不收取中介费等一系列费用减轻租客经济负担,到推出“租客惠”优惠买单,让租客享受到档次更高、更优惠的生活,以及“全民合伙人”为所有租客提供一个新的创业赚钱机会。租客网一直努力在降低租客经济负担的同时,让租客的精神也得以享受,以租客的需求作为平台发展的核心。不管你是继续坚守原地,还是有新的规划,相信,租客网都会一如既往为我们提供如家一般的温暖!

2020年05月13日 10:57

遭遇全网下架,梨视频何去何从?

本篇文章4294字,读完约11分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丨itlaoyou-com,作者丨韩志鹏五一小长假刚过,梨视频却突遭“不测”。5月8日,媒体报道称梨视频被全网下架,用户在AppStore和安卓应用商店仅能搜索到“梨视频专业版”。对此,有公司内部人士回应称,“是技术整改。”上线四年,梨视频一经诞生就主打新闻短视频App,集合全球拍客及专业编辑,在彼时国内短视频市场中可谓鹤立鸡群,也迅速摘得专业媒体和互联网巨头的玫瑰枝。但四年长征路,梨视频走得并不容易。伴随移动互联网技术与消费习惯的变革,短视频赛道自2016年后风起云涌,快手抖音各表一枝,微信视频号紧随其后,在娱乐化大行其道之时,坚持新闻性的梨视频又将何去何从?四年长征路出身传统媒体,邱兵却打造了新时代的产品。2016年的时候,邱兵偶然刷到了阿里公关总监王帅的一条朋友圈,大意是马云评价王坚院士的一本书,说“用的是上个世纪的包装,讲的是下个世纪的问题。”邱兵听完觉得蛮酷的,感觉也是在说自己。在东方早报等传统媒体打拼多年,邱兵却赶着时代浪潮做出一款新媒体产品,他感觉“我们是上个世纪的报人,妄图要做下个世纪的产品。”邱兵口中“下个世纪的产品”正是梨视频。2016年10月,梨视频呱呱坠地,彼时短视频市场正遇投资热,二更、一条等精品化短视频颇受追捧,梨视频也赶上这波大潮,迅速卡位新闻类短视频的阵地。另外,国内虽少见新闻短视频产品,但该模式在国外早有先例,美国的NowThisNews和GreatBigStory与梨视频定位类似,荷兰的Zoomin.TV更是主打拍客模式。既占据风口,又有成熟先例,梨视频似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典型体现就是亮眼的投资者名单:2016年7月,梨视频获华人文化黎瑞刚5亿元天使轮投资,占股70%;2017年11月,梨视频获人民网领投1.67亿元Pre-A轮融资;2018年4月,梨视频获腾讯领投,百度等跟投的6.17亿元A轮融资;2020年4月,梨视频获新华网新一轮战略投资。兼具传统媒体资历与新媒体商业模式,梨视频很快就收获媒体机构与互联网巨头的资本弹药补给,同时还包括各种类型的渠道合作:2018年,梨视频先后与重庆日报、华商报、山西晚报等地方媒体展开渠道及内容合作;2018年4月,梨视频内容将向百家号全面开放,平台账号与百家号打通;2018年10月10日,梨视频与中广联合会移动电视宣传委员会共同推出首个合作项目“中国60秒”,梨视频的内容将覆盖23个省市的公交、地铁、楼宇、机场的29.3万块终端屏幕;2019年2月,趣头条全面引入梨视频优质内容,成为后者对外合作分发量最大的平台之一;2019年8月,梨视频与“学习强国”平台签署正能量内容传播战略合作协议。外部的资本注入与渠道扩张,给予梨视频充分的成长空间。借助于此,梨视频的拍客团队也进一步壮大,从成立之初的3100名拍客、分布于海内外520个城市,到如今全球超7万名核心拍客、遍布全球525个主要城市和国内2000多个区县。基于以上优势,梨视频的商业模式日趋成熟。平台内容主要源于拍客UGC创作和入驻的PGC频道,编辑把关内容,合格后向App及全网平台分发,盈利以广告为核心。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梨视频App主要的广告形态包括开机屏、信息流广告、拍客活动等,每条刊例价在28万-98万元不等,梨视频微博的刊例价则为35万元。“内容生产+广告盈利”,梨视频是典型的媒体商业模式。成熟模式之下,梨视频的隐忧一直都存在。首先,伴随短视频产品的升级迭代,以及广告市场遇冷的大环境,梨视频广告的转化收益自然是在走下坡路。梨视频也尝试过破局商业模式,2018年梨视频与淘宝组建合资公司,推出全新视频IP“淘宝吃货”,通过生产优质内容带货淘宝美食商品。内容电商值得探索,但梨视频主打新闻资讯类等专业内容,短视频带货更追逐娱乐性,刺激用户的即时性消费需求,这也是梨视频入局内容带货所必须面对的难关。盈利模式之上,梨视频的流量分布同样是大问题。如前所述,梨视频通过与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将内容向全网分发,优势是达成了内容“走出去”的目标,提高品牌知名度;劣势是自有用户数量及留存率不足。简单理解,你可以在微博上刷到梨视频的内容,但很少会去下载梨视频观看内容。用户的第一指向是获取好内容,而由于梨视频的全网分发模式,用户看完视频后很难被引流到App中。梨视频对外部流量的依赖,在数据上体现的更为明显。艾瑞咨询2018年3月数据显示,梨视频的月独立设备数为20万台,快手为2.39亿台,抖音为1.72亿台。差距极为悬殊。作为内容生产商,优质内容与自有渠道是相互绑定的,但梨视频在渠道方面高度依赖外部势力,也造成了自有流量落后的局面,而在短视频赛道风云变幻之际,梨视频与竞对之间的鸿沟将被继续拉大。因此,走过四年长征路,梨视频仍有诸多问题待解。方向性命题“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这是《诗经·浮游》里的一句诗,也是邱兵用来描述自己创业忐忑心境的一句话。在他看来,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媒体人自我的身份体认普遍游移不定,谁也无法辨认,何处是最后的新世界。不过,从市场层面观察,新闻短视频模式早已勃兴。在国内,新闻短视频的呈现方式无外乎三类。第一类是平台入驻,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官方媒体,目前已相继入驻快手、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例如宿华就在去年10月表示,有超过8000家政务号、媒体号已经入驻快手。第二类是媒体自建频道,典型代表包括新京报的“我们”、南方周末的“南瓜视业”和界面新闻的“箭厂”,主要生产新闻资讯、人物访谈和纪录片等专业内容。第三类就是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独立App。虽然梨视频的道路在国内少有效仿者,但其不仅要遭遇传统电视新闻的挑战,更要面对“新同类项”的竞争,例如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打造的“央视频”App。市场竞争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政策限制。2017年,梨视频就因不具备从事新闻信息服务的视听许可证,而被责令限期整改,最终导致梨视频调整内容方向。道路本就不易,梨视频在内容层面也充满挑战。从内容角度出发,目前国内短视频主要呈现为三种形态:第一是以快抖为代表的娱乐化,第二是微信视频号要走出的生活化,第三则是以资讯、科普为主的精品内容。如今,娱乐化短视频依然唱着独角戏,但随着5G商用化的加速到来,门槛更低的“生活流”视频或将普及开来,微信视频号有望步步飞升。这样看来,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精品短视频似乎成长空间不大。原因是多重的,资讯类和知识类短视频拍摄门槛高,对创作者水平要求高,而且在内容消费逐步碎片化的过程中,难接地气的精品化短视频更会被“束之高阁”。不可否认,专业内容有固定受众,梨视频又主打新闻现场,其短视频更能通过揭露和跟踪突发事件,打造爆款内容。曾经的“美国总统大选”“凉山格斗孤儿”都是典型。从用户层面出发,人被内容吸引,很难被产品或品牌吸引,梨视频的内容以叙事为核心,塑造个人风格次之,而在新媒体“人即内容”的时代里,风格鲜明的个人IP对留存用户、沉淀粉丝都极为有效。梨视频上固然有个人PGC频道,但缺少爆款,出圈同样困难。用户喜欢看故事,梨视频也有讲故事的能力,但创作故事的人往往会被隐去,这就造成了梨视频所面对的核心问题,对外部流量依赖性强,而在与传统电视和类似App共同赛跑时,梨视频的路或许会越走越窄。前方如若是一道窄门,梨视频必须调转船头。相比于竞对,梨视频的优势在于遍布全球的拍客资源,其中不乏出身国家地理杂志的专业媒体人,以及专职拍客等,这是梨视频的核心能力所在,并可借此向B/C两端输出商业能力。在C端,梨视频有望走上财新的付费墙模式,结合文字文本,生产深度的新闻调查视频,在视频消费爆炸式增长之际,超精品的付费短视频必然有其“铁粉”。在B端,梨视频可以向企业输出内容生产解决方案,扩大广告盈利模式。2017年,梨视频就曾与饿了么合作,招募300万名外卖骑手为兼职拍客。无论toB或toC,梨视频在商业化层面还可持续探索,但如前所述,在打造个人IP、为独立App“吸粉”的道路上,梨视频还是个“学徒”。新媒体时代下,内容生产者被推向前台,借助技术手段与用户直接沟通,将创作者与优质内容相互绑定便形成IP,但梨视频的内容生产与分发形式,并未彻底摆脱传统模式,距离IP化更有漫漫长路要走,这也是其选择未来方向时的核心矛盾点。显然,缺少IP的梨视频,虽巧借新技术的东风,但底子还未摆脱传统模式。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127人已赞赏>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2020年05月11日 11:38